首页 > 游记攻略 > 怒江

云南怒江旅游攻略

☆ 2014-03-07 16:25:31 访问 0

云南旅游线路了解更多旅游线路旅游咨询在线咨询

怒江游记介绍:过去的岁月,曾走过许多路,到过许多地方,看见各种各样的人,以为自己已经很懂得人生,但是,突然之间,发现其实过去只是一片的空白,只是因为,我到过了怒江。
 
      怒江,不应该是天堂,十多天的行程,它使我知道了什么是世间最简单、最真挚、也最美丽、最令人心灵痛楚和震憾的情感。我疲备的身躯已回到繁华的闹市,但眼前似乎仍晃动着那些孤苦伶丁、眼神里流露着无尽期盼和无依的山童,那些经历千辛万苦的马帮,那些从山崖上采集大理石来修路的路工,耳边仍依稀传来那峡谷中古旧的教堂里,还有那和着薄云的、遥远的钟声……
 
      怒江州府六库知道怒江的人很多,然而有关它的故事,许多人却了解得不多,人们只知道那是一个神秘的也方,有古老破旧的教堂,有纹面的独龙人,还有很多很多的桥。
 
      从大理至六库有200多公里的路程,我走了九个小时。路实在说不上是路,很难走,而且期间还经历了一次公路塌方。云南的山路之险,从这里可见一斑。
 
      心里盘算着将要到达时,却是先到了边境检查站,由于事前并不知道要查证件,我并没有办理。守站的人不知道我拜访怒江的热切心情,他不肯让我过去。同车的人都有证件,除了我和另外一个女孩,我们这两个来自广州的冒失鬼。来到这并不容易,我当然不愿意就此放弃,经过我们的一番努力加诚意,我们终于成功过关。
 
      来到了这个安扎在峡谷中的州府,满街的走却找不到怒江州的地图,这个怒江,难道真的这么冷酷无情吗。租了一辆三轮摩托车便开始满州乱闯,怒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桥,它是桥的世界。它有现代化的怒江大桥,有用钢索捆绑而成的钢索桥,有木做的吊桥,还有让人怎么也搞不清楚是怎样把水运过对岸的运水桥。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样决定明天的路要怎样走,如果乘车直达贡山,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我会错过太多太多我想要索知的东西。
      似乎我不能够找到旅行社,也没有看见来旅行的人,在这个少数民族占了94%人口的怒江,我成了异类。
 
      住宿在最高级的佰亿大酒店,一个标准间才一百多元钱,而设施却相当好,在内地四星级酒店也不过如此。晚上终于见到酒店大堂进来一个带着行李和相机的人,怒江的第一个同行者便在此认识了。虽然他们刚从山上下来,带着一脸满足中透露着疲备的笑容,他们兴致勃勃地向我描述起山上的春夏秋冬、云涧瀑布,一切都让我着了迷。由于他们的车需要修理,于是大家商定明日下午出发。
    
      在电梯里,我又遇见一位满口流利中文的洋人,他很高兴地说起在贡山上见到一位纹面的女人,我问他有没有拍照,他说:"能见到已是万幸了,这是此行最开心的收获,还有那里的教堂太美太美了……。" 在这里虽然大家都互不相识,但是每个人都说着关于怒江的话题,在那扑朔迷离的景色的牵引下,沟通变得甚为容易,人情亦变得如此真挚。
 
    六库是一个不大的城市,街上根本找不着卖土特产和旅行纪念品的小店,取而代之的是点缀在街道两旁的冰室和歌厅,而且到处都能听到张惠妹的歌,不时却又能看到边走边歌边舞的僳傈族男女,虽然他们唱什么我听不懂,但却让人不期然地陶醉在那自然又纯朴的民风里。
 
  百花岭教堂里的四声部合唱
      早餐后,租了一辆车,茶先生带我们我们去了十几公里外的百花岭,在那里,此行所见到的第一间教堂正默默地融合在宁静的田园中,周围弥漫着一种神秘的绿色,配衬着雨季中浑黄的怒江水,峡谷中寂静无声。
 
    因为还不是做礼拜的时间,我们等了很久才陆续有村民来到教堂,终于开始到四声无伴奏合唱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啊!那是天使在歌唱啊!天使的纯洁使歌声变得无比的摄人心魂,是灵魂在召唤,让你心胸顿时平静下来,让人永世难忘。
    
        六库—福贡
      100多公里的山路,都被怒江缠绕着,公路沿着江边修筑而成,可以看见水流并不太急,这条路已存在了二十多年,我想象不出来从前的马帮是怎样走过来的,而山里又是如何的与世隔绝。一路上都不愿意闭上眼睛,我怕错过了山中的一草一木,山似乎也喜欢我这个陌生人,它殷勤地向我展示愈来愈发动人的风姿。山里独有的澡堂已经不复存在,你只能从遗址上轻轻地去感受它从前的繁荣,文明人好奇的窥视已使它无声地消失了,代替它的是现代的温泉宾馆,山里将要被取代的还会有什么,我不敢去想,它太沉重了。
 
      路途上不时见到有各种各样的桥从江的这边延伸到对岸,这里简直就是桥的天然博物馆。还有那阴阳瀑布,那棵生在江心的松,那千姿百态的教堂,都使人不禁要放慢脚步,生怕错过了那美丽的一切。
    
        福贡-废城
      距离福贡县城还有近30公里的地方,我们驶上一条盘山公路,七绕八拐后,怒江已经在身下幽深的峡谷里,变成了一条小沟渠,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从两旁牵牵地怒江夹在山脚,山更显得所势磅薄。把车停下爬过一条曲折的山路,一座雄伟的教堂霍然出现在眼前,这就是怒江最大的教堂——老母登基督教堂。
 
      站在教堂前,我无言地深思良久,教堂与我一样孤单地仁立在峡谷里,周围许多不知名的野花在风中摇曳,我相信这里是天使嬉戏的地方,因为我看到了天使,野花是天使的床铺,我听见了天使的微笑,我实在不愿意也不舍得离去。
 
      此时走来了一位老人家,如山中的灵魅,从他那儿我了解到,教堂是在二十多年前重新建造的,我给他的孙辈们照了几张相,我知道我无法把这些相片直接寄给他们,但我会把相片寄给这教堂,让天主把它转交给这些善良的人们。
 
      离开教堂继续向前,我们来到一大片墓碑林立的墓地,这就是废城了吧!司机说这是一片烈士墓,哦,我恍然大悟,地下的亡魂们啊,你们来自何方?我想你们也不会介意安息在这片原始的山林里吧!
 
  一块比傈僳族
      夜晚住在福贡县城,县城比六库要小得多,进字形的街道,走在街道上,立刻就感受到傈僳族姑娘的热情大方,同心酒我知道今晚是躲不过的了。才刚进入傈僳族的村寨,主人已准备好簸箩饭,听说这是他们过年节时才会做来吃的,用大米、苍米合煮,再拌上洋芋、鸡块、猪肉等,吃饭前客人必须先把手洗干净,开始时我还不明白,以为山里的人还挺讲究的,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要以手代筷。
 
      三位盛装的姑娘站在竹屋上,一看见我们,就唱起了山歌,歌词大意是:一只脚不能走,一只筷子不能用,亲心向你敬一杯,我与阿姐同来干。嗓音动听极了,叫你又如何能够拒绝。于是,每人唱一次就敬一杯,然后才把我们放进竹楼,同行的何师傅催促我们快点吃,因为喝同心酒的时刻就快到了。
    
        同心酒
      同心酒,是要两个人一起用一个杯子同时反酒喝下。酒是荞麦酿制的,有点象我们喝的水酒,有点酸,但口感不错。后来大家再一起边喝边唱,再后来更在姑娘们的带领下亦步亦趋地跳起了"切麻切"、"注克克"这些传统的舞蹈。一晚上唱不完的情歌,跳不完的舞和喝不完的酒,是醉是醒,似梦亦真。
    
        溜索
      一路北上,江上的桥越来越简陋,越来越破旧,细细的吊桥上只辅设了一些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木板,吊桥一颤一颤的,脚下的江水似静却险,走在上面让人胆战心惊。
 
      终于看到了那条横拉在江面上的溜索,它正在傲然地等待着你的挑战,它是那么单薄,让人不能相信它真的能够承受一个人的重量。"嗖嗖嗖",一个老妇人随声向我们这头滑过来,只见她手拉滑轮,肩上还挎着一大包物件,一下子就到了地。
 
      决定滑溜索,那是我直接向生命下的战书。我知道很多人曾因没有滑溜索而遗憾,我不会让自己也带着这种遗憾离开。又一个小伙子滑过来,就在江中心时,他脚上的鞋子无声地掉到江里,顿刻消失无踪。等到别人把我绑上以便由那位僳傈族的老妇人把我带到对岸时,我感觉到了生命的脆弱。然后也不容我细想,生命的溜索已开始滑动。也就是30秒左右的功夫,滑动经已停止,我才发觉此时离岸才已剩下不过三、四米,如果力度掌握得不好,人和山壁就要合二为一了,但是我们仍在江上,老妇人一手拖着我,一手已灵活地拉动滑轮,平安地把我带上了对岸。我的心已几乎停止跳动,手脚亦已不听使唤,但同时我也清楚地知道,我们还必须滑回去,因为要步行回去的话,起码还得走上三天的山路。
 
  在贡山遇险
      进入贡山地界,天空看起来已与之前的不同了。下着毛毛的细雨,云雾就在林子里伴着我们穿行,我们似乎至身仙界,随手向云抓去,捞起的却只是空无,莫非这里就是天堂。
 
      我们打算去找县旅游局的黄局长,不巧他却不在,于是无法打听到更多的关于独龙江的故事。用过午饭后,我们冒着雨向丙中落出发,街上行人的装束已不再是以汉装为主,开始变得各式各样,我心中暗暗祈告着能够见到纹面的女人。
 
      车子开出不远,就看到一条碧绿的江水,原来那是从独龙江流下来的,与怒江相比,一清一浑的江水更增添了我对独龙江的向往。雨下得很大,我尝试叫司机再往前开进,然而前面的公路已被水冲断,我们只能徒眇向丙中落走去。
 
      至丙中落还有30多公里的路,雨仍然下个不停,泥泞的山路亦让人寸步维艰,但是眼前的景色却开始让人感到迷乱,走过一条铁索桥后,就到了双拉--这个怒族的山寨,通过雨帘,远处又看到一座瞩目的教堂无声地立于麦田上,这就是贡山的双拉教堂。步入田野,顿时心旷神怡,寨子里那间破旧的石屋前,突然出现一个4、5岁的小童,那是怎样的一个小孩子啊!我的心里涌上一阵酸楚,他的一只手无力地耷拉着,眼神是一片的茫然,他无助地站立在屋檐下。还未待我回过神来,一只长着长牙的小狗赫然出现,好不吓人,惊魂未定,又看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冲了出来,原来是一只小黑猪,怎么连原本在印象中很温柔的小猪亦变得如此的凶恶。在离开的时候,路边居然陆续冲出十几只怒族的狗,很狼狈地才摆脱了它们。
 
      后来听说,就是你让狗给咬死,怒族的狗主人是不会管你的,幸好我有照相机的三角架作武器,才得以脱身,要不然,我们可能就会葬身狗腹了。
    
        丙中落
      接近天黑的时分,我们到了丙中落,怒江的第一湾就座落在这里,这里是仙界的关口,而我,则快要到达天堂了。
      丙中落真是一块神仙宝地,地势平缓,使人视野开阔。公路下边的梯田,起伏有致,线条明快,四周云雾飘渺,即使说它是世外桃源也不足矣,它简直就是天堂。山坡下远处的重丁教堂异堂突出,来怒江的人几乎都是冲着它而来的。
 
      晚上我们就借宿在教堂边的丁大妈家,在村子里有藏族、傈僳族、怒族和独龙族四种族人,她家是怒族。雨在晚风的驱赶下停止了,山坡中遍地的扁竹兰让我心醉,更让我感动的是,有几个小姑娘采了许多的鲜花送给我们,那种纯真让我何等的依恋,在她们清澈的眼神里有我永远也读不懂的人生。
 
      丁大妈一家都是善良好客的人,她们热情地招待我们,并和我们讲起了好多好多来来往往的故事。我知道,这个家庭,在将来我都会深深地思念。峡谷中的夜是黑漆漆的,置身在这个天堂,我感受了许多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人生,我想在夜里点起火把投入大自然的怀抱里,与之相拥。我在天堂里思念着天堂外的人。
 
  清晨,一丝淡淡的光透过屋子的缝隙把我惊醒,我跃身而起,屋外却还是朦朦胧胧的,我胡乱地披起衣裳,拿着手电筒冲了出去。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听见了精灵的歌声,无数不同的鸟鸣声此起彼落,它们在唱着天堂的晨曲。白纱般的云雾萦绕着小村庄,村庄里也传来了各种生命的呼唤,鸡啼声,牛哞声,铜铃声,这是在天堂了罢,这是生命中的梦境。天悄悄亮了起来,隐隐约约的雪山,努力展现的朝霞,生平所见的美景,就是眼前的一切了。
    
         丙中落-秋那桶
      丁大妈为我们做了酥汕菜,毯巴饼。但我实在吃不惯,偷偷在躺在厕所里把东西都吐出来了。事前丁大哥答应做我们的向导送我们到秋那桶,到出发时,发现同行的还有15岁余小弟和13岁的张小弟(他们是亲戚),在此之前只有三组外来的旅行者曾到过那离西藏最近的秋那桶。
      走的是一条满是岩石、马粪的泥路,这一路上见到很多进藏的马帮,在这样孤寂的路,如果没有了这些马帮,这里就真的是与世隔绝了。我感叹一路上背着重物的山民,感叹山洞中采集大理石来修路的工人,更惊叹过去走过了千山和万水来传教的教士和传佛的喇嘛,正是他们,在这里传播了人世间的和平与友爱。
 
      为了赶上丁大哥他们,我死命地赶了3个多小时,快到村寨时,身体终于经历了生平从未有过的崩溃,我走不动了。我无法再去形容当时的狼狈,最后还是让我赶上了中午村民的礼拜。看着他们颂唱着圣歌,眼神虔诚凝重,他们的这一生,也许就融耗在这永不完结的颂词里了。
      我们的到来,俨然带来了这村庄最隆重的盛事。同伴的女孩与儿童的玩耍,全村民的集合留影,这一幕幕都存留在我的脑海里,他们可是从严都未曾有过这样的机会能全体合影的。
 
      一路上的风景更为美丽,我不愿意再向别人说起这里,生怕太多的人会把这里的纯朴面貌破坏了,这是一个还未有电灯的原始山寨。临别时,他们一分钱也不肯收,还给我们送上一瓶自酿的青稞酒,瓶子对他们来说一定是很珍贵的,我一定会把它带回去送给我的朋友,并向他们诉说这山里的故事,也让他分亨这一份难舍的情怀。
    
      后记
      由于进麻洛的公路塌方和脚上满布的水泡,行程也难免要留下一点遗憾。因为大雪封山的缘故,进独龙江的路只行了十几里就无路可走,听旅游局的黄局长讲,前几天独龙江的一位乡长冒着生命危险给县长等领导送行,成功地翻过了雪山。
 
      也许人们该去关注一下独龙江那神秘的、令人天旋地转的、阴风森森、寒气逼人的,每年都有几个小学生出事的藤蔑桥(也不知道下次我能否过得去)。
 
      我见到了最后一位纹面的独龙人,年数也有四十多了,这一古老的习俗将来再也没有了。
      谨以这淡然的方式,来抒发我此行的感悟,也以此来感谢这一路行来在怒江所见的所有怒江的子民们。
 
  在丙中洛的乡道上,树着一块簇新的牌子,介绍新通车的丙察公路(丙中洛—察瓦龙),顺着这块路牌,我向秋那桶村的方向徒步而去。
  正值金秋时节,远处的山间笼罩着厚厚的云雾,山脚下层层梯田稻穗已经转成金黄色,麦浪随着山风翩翩起舞。虽然这的梯田不如元阳的那样壮观,但也层次分明,弧线优美。如果天气好的话,高黎贡山雪峰和梯田相映,那该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画卷。
 
  走过重丁村,走过四季桶,走了两个小时,到达五里村时,天空下起了密密的雨点,烟雨中的五里村更觉飘渺幽美,往前不远就到了刚刚通车几天的尼大当大桥,这也是云南横跨怒江的第一座大桥。尼大当大桥边的朝红桥只能容人马步行,不能过车;从怒江州府六库出发的公路沿江而建,到了这里,便成了断头路,乘客只能返回。而现在随着大桥的贯通,目前进藏公路最便捷的丙察公路也随之胜利通车,这无论是对游客还是对当地人民来说,都是个好消息。
 
  正巧有一辆农用卡车停下,村民们下车后,冒着雨走上了公路边险峻的茶马古道,他们个个身姿十分矫健,很快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看来,即使乡与乡,县与县之间的公路都能贯通,但是村与村,寨与寨之间,还是只能靠远古的驿道来徒步前行啊。
 
  又走了约一个小时,看到秋那桶村公所,当地人称之为“尼达达”,不过这离目的地秋那桶村还有段距离,一直要走到森尼打拉桥,过桥后沿着右边的小路翻过山头才到了上秋那桶村,如果一直沿着公路走,就是电影中所涉及的那段茶马古道路线,不过要徒步到西藏的察隅,起码还需要2个星期的时间。
 
  进了秋那桶村,打听着到了余新民老师家中,只有她女儿在家,热情地招待我喝茶、吃烤玉米。我坐在火塘边一边烤火,一边把带去的水果花生和她一起分享。
 
  村里静悄悄地,几乎看不到什么人。狗倒是满村都是,而且一见外人便狂吠不止,但这并不会让我心生恐慌,反倒觉得是自己破坏了这个小村的安宁。
 
  和怒江所有的村寨一样,秋那桶村里也有一座天主教堂,不过从其木制的外观来看,更像是座寺庙。教堂边还有座不起眼的墓地,安眠着一位传教士——李文增雅敬神父,但墓碑背后的故事已经无从知晓了。村民普遍不通汉语,有一位老大妈拉着我兴奋地说起了她的两位闺女,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听懂一位在图书馆,一位在电视台,不过即使语言有障碍,但少数民族们那份朴实无暇的热情,仍然能深深地感染每一位到此的人。这,就是茶马古道跨越民族、跨越山水的文化魅力。
 
  怒江旅游攻略:
  秋那桶村位于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丙中洛乡,秋那桶村公所距离丙中洛乡15公里,坐车需一个半小时,徒步需3-4个小时。其中丙中洛乡到重丁村5公里,重丁村到四季桶5公里,四季桶到秋那桶村公所5公里。
  从丙中洛乡到秋那桶村的丙察公路已经通车,视乎坐车厢还是站车斗,价格不一,一般是5-8元。贡山县工公安交警大队对此有限速,货车、农用车为30公里/小时,拖拉机为15公里/小时。
  丙中洛乡有玉洞宾馆可以入住,老板是四川人,房间干净舒适,有热水澡洗。旺季时节标房100元/间,淡季时就靠你自己讨价还价啦。
  丙中洛乡已经开始收取50元/人的门票,好好发挥讨价还价的口才吧。
  重丁村的丁大妈家在网上十分有名,住宿床位费是15-20/人。
  秋那桶村的余新民是丁大妈的亲戚,也是当地的森林管理员。秋那桶村接待条件只有农家住宿,想要在村里住的话最好自备睡袋、防潮垫。

评论 共0条 显示当前5查看全部
留言内容
游客称呼 联系方式 验证码: 点击换一张
畅游云南线路定制,请在线咨询或者拨打13888842262

云南旅游线路分类检索

按景区分类

按主题分类

按行程分类

云南旅游景点推荐

游记攻略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特色-最佳旅游时间 西双版纳地区属于热带雨林气候,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四季温暖宜人。最佳的旅游时...

云南人文

大理白族祭鸟节 远古的时候,云南鹤庆大干山的歌泉边,有个长满野枇杷和杜鹃花的小村子,叫黄郁坪...

云南旅游信息网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