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记攻略 > 腾冲

腾冲爱情之女人篇

☆ 2014-03-05 09:02:52 访问 0

云南旅游线路了解更多旅游线路旅游咨询在线咨询

和顺女人命苦,“有女莫嫁和顺乡,才做新娘就成孀,异国黄土埋骨肉,家中巷口立牌坊”,这些曾经被人们熟知的民谣,无一不向我们倾诉着那个时代,作为和顺女人的那份凄楚辛酸。

如果“走夷方”的和顺男人,是用赌博生命的方式实现人生价值的话,那嫁给“走夷方”的和顺男人的女子,也是在用自己终身幸福作为赌注的赌博。

和顺的女人们,白日里侍奉公婆,哺育幼儿,承担农活、家务,长夜漫漫,“偎枕风萧雨又凄,梦郎归自瓦城西。”谁又能体会到独守空房的娇弱身躯所承受的无奈与辛酸呢?

命运稍好的和顺女人,在倍受相思煎熬、含辛茹苦之后,也许会迎来“走夷方”的男人荣归故里的那一天,会让她觉得欣慰。

也许,和出门的男人一起回来的,除了那满箱的花花绿绿外,还有一个异国装扮的女子。和顺女人心里尽管泛酸,想想自家男人常年在外,总得有个人照顾。于是,陪着笑,小心打量着来自异国的姐妹,装出一份汉家女子得体的大度,背过身,抹去眼角的晶莹,又开始了忙里忙外的操劳。

如果结局都是这样的话,和顺女人的命运也许就没有民谣中所说的那样苦。问题是并非每个“走夷方”的和顺男人都能功成名就、满载而归。如果在家中的和顺女人,盼到的是村口徘徊到天黑才进村的白纸灯笼,伴随而至的是男人客死他乡、命丧异国的噩耗,那又是另一种情形。于是小镇的后山就会多出了一座新坟,村中又多了一座“守志房”。没有了男人的和顺女子,一袭青衣,形容枯槁,靠着那半分“守志田”,开始了一种心似枯井、情如止水的生活直至终老。只为了在灯枯油尽之后,名字可以进入男人家族的祠堂,最大的期翼就是将来小巷口一座冰冷的牌坊……所以古镇贞节牌坊不少。如今,村口的双虹桥头、荷花池畔,在原址上恢复了一座,勾起现代人对昨日古镇那些有过辛酸命运的和顺女人的记忆。在秋雨绵绵的日子里,我曾无数次地从这座镌刻着“冰清玉洁”的牌坊下经过,上面一副:“遥邻古柏标坚节,永伴青莲送晚香”的对联,曾经让我的心久久颤动。牺牲自己如花似玉的青春容颜、花样年华和终身的幸福,值得吗?生活在“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时代里,和顺女人又有什么选择呢?

冰冷的牌坊旁,小河边有一座洗衣亭,这是出国闯荡的男人们想到留守家中操劳、尊老抚幼的女人们的不易,让女人们在洗衣劳作时不受风吹雨淋而修建的。像这样的洗衣亭,河边还有好多座。它被认为是“最具爱心最温柔的公益建筑”。它真能装得下和顺女人们所有的委屈吗?

和顺女人辛酸凄楚的命运,的确能够令人为之一掬同情泪。更震撼我心灵的是,在遭遇着种种残酷命运的和顺女人们,用伟大的母爱支撑着和顺男人们的奋斗,孕育了和顺古镇盛极一时的辉煌。

有一位嫁到张家坡的尹家女子,27岁时丧夫,为了把三个失去父亲的孩子抚养成人,她年复一年在官道边卖茶,青丝熬成白发,终于将三个孩儿培养成才,她的孙辈中更是产生了和顺的最后一位举人张砺。在人们赞叹张举人书写的“和顺图书馆”的书法时,在人们赞叹国殇墓园张举人的大义凛然的道德文章时,我更加想到的是,张举人祖母的伟大。

和顺大石巷的寸氏,17岁嫁入李家,19岁死了丈夫,她一人将侄儿李德爵抚育成才。李德爵最后成为了和顺跨国大商号“永茂和”的经营者。在无人不知“弯楼子”的今天,是否要多讲一下寸氏的事迹呢。

够了,已经够了。正是和顺的女人,用她们柔弱的身躯和山高海深般的母爱,孕育了和顺的辉煌白驹过隙,沧海桑田。这块曾经上演过无数生离死别、飞黄腾达人间大戏的土地,如今也已成为现代人暂别都市喧嚣浮华的世外桃源。历史上的和顺男女与现代人,面对的是同样的小桥流水,粉墙黛瓦。老照片上的永恒一瞬,故纸堆中的白纸黑字,只是有了百余年的时光距离,走出“石屎森林”的现代人,还真能够读懂这里并不如烟的往事吗?
 

评论 共0条 显示当前5查看全部
留言内容
游客称呼 联系方式 验证码: 点击换一张
畅游云南线路定制,请在线咨询或者拨打13888842262

云南旅游线路分类检索

按景区分类

按主题分类

按行程分类

云南旅游景点推荐

游记攻略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特色-最佳旅游时间 西双版纳地区属于热带雨林气候,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四季温暖宜人。最佳的旅游时...

云南人文

大理白族祭鸟节 远古的时候,云南鹤庆大干山的歌泉边,有个长满野枇杷和杜鹃花的小村子,叫黄郁坪...

云南旅游信息网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