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记攻略 > 楚雄

我的彩云之南:昆明、大理、腾冲、楚雄之旅

☆ 2014-03-11 18:05:17 访问 0

云南旅游线路了解更多旅游线路旅游咨询在线咨询

昨夜,我又梦见自己来到了那片彩云之南。

不,不是做梦,现在,我蹬着我那双火炬牌运动鞋,正心急火燎的奔向虹桥机场吉祥航空的登机台。早上,在老妈关切的唠叨声中乘错了车子,好不容易换到了正确的车子,又碰到了到机场的这段路在修路,我生怕自己会因为晚点而错过这次云南之行。好在在最后一分钟(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三十分钟),我顺利的触垒到吉祥航空的登机台。

要感谢08年新劳动法的出台,强制推行的带薪休假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旅游,这次请了四天假期,加上五一的三天,我4月26日出发,开始了我八日的第四次云南之行。

昆明

下午十二点五十,飞机比预定的时间早了一刻钟到达了昆明,我们在机场乘坐到火车站的公车,在南窑客运站买好了晚上七点半到腾冲的夜半车票子后,就开始了在昆明市区内的半日游。

圆通寺

圆通寺是比较好找的,在火车站乘83路公车下车后,寻着路边越来越多的香火小贩和算命的方向就找到了。寺内的山门正在修葺中,不过即便裹着脚手架,还是能看出山门上有很多精美的雕刻,绕过山门,就看到一座八角琉璃殿,这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在河南开封大相国寺内的八角琉璃殿,这里同样供奉着千手观音,只是佛像的造型和殿阁的规模都略逊于大相国寺。寺内桥栏上,池水边的围栏上,雕刻了很多形态各异的小麒麟兽,它们有的嘴含明珠,有的脚踩幼兽,每一个都是那么憨态可倨、调皮可爱,它们为这个庄严肃穆的寺庙增添了些许生气。寺院背依螺峰山,山壁上的摩崖石刻是探究这寺院历史的好去处,只是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一场大雨使得上山的路被封了,我也好望着崖壁上的那一汪池水兴叹了。

大德寺双塔

出了圆通寺,我们在别人的指引下寻找大德寺双塔,在圆通寺左侧的平政街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我发现了大德寺的门牌,可是从外面看进去只能看见几栋居民楼,门外岗亭里的阿姨知道我们是来参观的,竟然还要登记我们的身份证。终于在一排居民楼后,我们看到了双塔的身影,它们已经被昆明省农业工程设计院的办公大楼和几排居民楼包围在其中了,所以它们一点也不孤单。一座塔的塔基上,还被放置了一副废旧的沙发,一位老太太正惬意的坐在上面孵太阳,走得有些乏了的我也凑过去坐了一会,坐在了已经五百多岁的砖石上。另一座塔边的铭牌上介绍了这两座塔是密檐十三级实心塔,介绍中频频出现的“南诏”这个词,让我在这次旅程中第一次接触到了这个遥远的称谓。

金马碧鸡坊

接着我们继续寻找昆明市的市标“金马碧鸡”坊。在市中心寻找的过程中,路过很多名字很有趣的巷子,值得称赞的是,这些巷子的路牌上还有对巷名由来的注释。比如“涌泉巷”,是因为巷子内原有口大井,本来叫“大井”巷,后来更名为“涌泉”巷。金马碧鸡坊是由昆明市中心最热闹的广场上的金马和碧鸡两座牌坊组成的,牌坊不够精美,但绝对金壁辉煌,因为打老远就能看到两座牌坊上金漆的雄鸡和骏马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金光熠熠的光芒。金马碧鸡坊前有家有名的米粉店桥香园,我们点了店里曾经获过奖的鸡丝凉粉,米粉酸甜麻辣,正适合逛了半天,有些疲累,嗓子冒火的我们。

东、西寺塔

东、西寺塔就在金马碧鸡坊广场的后面,当我们赶到东寺塔的时候却是铁将军把门,原来已经过了参观的时间,还好园内还有一位老师傅在摆弄花草,于是我们摆出微笑PASTA,成功说服老师傅开门让我们进去看一眼。在寺内的铭牌上,我再次看到了“南诏”这个称谓,上面还说寺又称常乐寺塔,现在塔下,已经修成乐一个比王雨嫣的茶花园小很多很多的东寺塔茶花园。离开的时候,我们问老师傅现在还能不能登塔,老师傅摇着头说塔已经1300多岁了。里面的木梯都烂光了。西寺塔在东寺街的西面和东寺街遥遥相对,我们打定主意如果还是关门的话就同样使出微笑招式,结果人家是寺门大开。西寺塔又称慧光寺塔,比东寺塔年青了200多岁。塔边已经成为了周围居民的休闲娱乐场:老爷爷们围坐在塔基上下着围棋;小孩子们绕着塔嬉闹着;阿姨们则坐在塔下边笑看着其他人边聊着家长里短。

腾冲

朋友嫌从昆明直飞腾冲的机票太贵,我在网上盯了近一个月,最低也要560,没办法,谁叫这个航段是由东航垄断的呢,我只好战战兢兢的陪着朋友一起乘夜班车。晚上8点,夜班车从南窑客运站出发了,车子还没有开出昆明天就黑了下来。我们躺在不足半米宽的卧铺上,在左摇右晃中半梦半醒。后半夜,当车子离开高速公路,进入腾冲的盘山公路时,耳膜随着不断攀升的海拔突紧突涨,我看见车头的灯光滑过路边黝黑重叠的树林,尽量不去想象那些树背后会是怎样的悬崖。27日早上7点半,夜班车终于开到了腾冲旅游客运站,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种解脱。

腾冲火山群国家公园

在客运站边的酒店稍做梳洗,我们马不停蹄的直奔腾冲火山群国家公园。县上的面包车只能把我们送到景区路口的马站乡,只是没想到从这里到景区门口的1公里路却是今天长途跋涉的小开头而已。站在景区门口,看到长长的通道的尽头是一座高高的平顶的山,它是公园内众多新生代火山中海拔最高的大空山,要爬上598级台阶才能看到火山口。因为没有尖尖的山顶,腾冲人把火山叫做无头山,当我们大汗泠泠的登上这无头山,四周视野开阔,可是火山口的表面已经张满了树木和杂草,让我们无从寻迹火山口的踪影,也不知道脚下可能踢到过的石头会不会就是火山喷发后遗留的火山弹。

大空山

景区内的柱状节理和黑鱼河据说要比火山有看头,可是从大空山这里过去要有超过12公里的路程,我们走运拦到了一辆母子包的面包车,达顺风车到柱状节理。在从火山到柱状节理的路上行驶了近30分钟后,司机指着路边的一片松林说,去年这个季节,《团剧》就是在那片松林里拍摄了很多重要场景的。柱状节理也是火山喷发后形成的一种地质奇观,火山爆发后,岩浆还来不及冲出地表就凝结成了六方形的柱状结晶。景区里的龙川江畔两岸的山壁上,排列成列着有如擎天巨柱般的的柱状节理,它们有的像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开凿过一样,直直的露出笔直的筋骨,或者像被拦腰劈开对世人展示它们无可挑剔的六方形截面,更有的节理延续着以前岩浆的走向在山体上蜿蜒着。这在我看来不是很壮观的柱状节理却已经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的一片柱状节理了。

黑鱼河

腾冲火山脚下的黑鱼河,从出口到汇入龙川江,不过短短600米,得名于从出口中涌出的黑色小鱼。我们沿着龙川江找寻黑鱼河,路上看到江面上密布着露出江面的黑色的礁石,好像探出水面的黑色大鱼,“黑鱼”江后是黑鱼河。黑鱼河更像是一段清澈见底,流水遄遄的小溪,长不过十厘米的黑色小鱼在河中欢快悠闲的摇头摆尾,午后强烈的阳光照得河面波光鳞鳞,可是伸手捧起一把河水,仍旧有一股凉意顺着手心沁入心扉。河里的小黑鱼很像我们在上海常吃的“昂赤”鱼,尽管它们总是被当地人捕捞串起变成烧烤鱼卖给游客,每年夏秋时节总是有成千上万的小黑鱼从不知多深的地底流出。

热海

在黑鱼河门口又搭上了一辆顺风车回县城,又从县城到热海景区。一边是冷却了的熔岩,一边却是沸腾不止的地热,两种神奇的自然现象在腾冲同时出现。不过,我意不在那大如澡盆,昼夜翻滚沸腾,四季热气蒸腾,温度高达100度的大滚锅;也不是那温泉急促涌出如鼓击的鼓鸣泉和已婚女子喝了就可以怀孕的怀胎井,更不是那从数百个喷气孔形成的水坑中吐出的好似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珍珠的珍珠泉。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到这里来的原因是想到景区门口的露天温泉泡温泉。匆匆在景区内看过了那些冒着热气的泉眼,我就迫不及待的冲进了露天温泉的更衣室。换好泳衣,先从最下面的天然硫磺泉泡起,接着一个个泡过那些功能温泉池:比如酒池、纤体池,滋阴池、咖啡池(保山最著名的小粒咖啡这次我是没机会去买了,还好这里的咖啡池里用的就是着小粒咖啡)、芦荟池等等,最后到蒸房找一间小间,躺在铺在艾草的席子上让地热好好的蒸出汗,躺了不到三分钟,我身上的汗珠就一颗颗的掉下来了。泡了一个多小时,体验完十六泡一蒸,起身回到室内,换上浴场提供的浴衣,来到二楼,喝着冰爽的木瓜水,吃着用大滚锅烫熟的小食,如果时间允许,真想在露台的躺椅上好好的睡上一觉。晚上9点,我们包车从热海景区赶往和顺

和顺乡

我们是抹黑进的和顺,尽管已经是半夜了,仍有不肯散去的游客闲逛在门口的大牌坊下,而一天的奔波让我们已无力背着重重的背包浏览和顺的夜景,于是顺着大门左手边进了乡,也很快得在路边找到一家客栈,当地人自家的四合院,简单的标间,50元一晚。28日一大早,天刚刚亮我们就起来了,延着一条向上攀升的小路,我们走进了和顺乡的深处。还以为我们是最早打破这宁静乡村寂静的人呢,随着小路一转弯,我们竟然闯进了这里的菜市场,早起的和顺人早就在这里热闹的叫卖着了。穿过热闹的人群,我们继续前进,这是怎样的镇子呀,青石灰砖垒起了它的墙壁,线条简洁流畅的的飞檐点缀了它的的天空。小路还在继续上升,高处似乎有着寺庙类建筑的影子。第一次进寺庙不是想看佛像,而是想从高处看看这个镇子的全景。高处的寺庙是天中寺,站在寺院外的平台上,低头看着这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镇子,它在晨曦中散发着古朴的气息,静静的等待着每天太阳的升起。中天寺最后陈旧的天王殿应该是这座寺庙的前身吧,它是一栋两层的小楼,殿阁内,玉帝被石砌的高台供奉在上,就连文臣武将也被安置在第二层,大概是有要让世人抬头瞻仰的意思吧。早上升起的阳光懒懒的晒在那些承载着记忆的墙角边,我们顺着原路返回,想去找找和顺乡里著名的艾思奇故居等处。经人指点我们走到了尹家坡,这里又是另一番景象,本以为幽静的路边竟然有着一个人工湖,而和顺需要收费的景点大都集中在湖畔,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深宅大院般的刘氏宗祠、依山傍水的龙元阁、还有庭院深深的艾思奇故居,和古朴的镇子不同,湖边的这些景点让我们看到了和顺曾几一时的繁盛和它深沉的历史积淀。

行走中当然也不能错过美食,菜市场里买了1元钱8个的腌青橄榄,经过腌制的青橄榄的表皮上显出棕色波浪形的图案,乍一看还以为青橄榄变身成为鹌鹑蛋了呢,丢一颗到嘴里,差点要吐出来,腌橄榄又酸又咸,味蕾不够迟钝的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于是整包丢进包袱里,碰到体力不支或者热到嘴巴里没味道的时候再拿出来吃吧。刘氏宗祠对面有家临湖而建的饭店水上人家,我们坐在户外,一面欣赏着湖面的景色,一面往嘴里噻着腾冲的特色菜大救驾,这用饵块、肉片、鸡蛋和番茄炒出来的面食,因为一个逃难的皇帝而得了这么大的一个名头,连带着那碗用来解油腻的开水冲咸菜的酸汤也有个叫“游龙出海”的名字,其实只是证明了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那就是只要是饿了,再寒酸的食物也能变美食。接连着两个名声在外实质却很普通的食物后,蔺大妈的松花糕算是让我们惊艳了。松花糕,大约5厘米宽,1厘米厚的正方体,上层1/3是嫩黄的松花粉,下层2/3是红豆,一口咬下去,细腻的松花粉融合在香甜的红豆中,那清甜爽口的口感,到齿颊流香的滋味,最要命的是只要一元钱一块,蔺大妈还贴心的准备了一次性餐盒帮你打包,吃了松花糕还意犹未尽,那还可以带几袋松花粉回去孝敬爸妈。蔺大妈找起来一点也不难,从尹家坡到艾斯奇故居的那条路上,如果你看见一位老太太挑着一副扁担,那就一定要凑上去看看,如果扁担上正好还挂着蔺大妈被新闻节目采访的图片广告,那就是了。

中午我们打包准备离开和顺,在门口大牌坊的右手边,发现我们差点错过和顺图书馆。中西合璧、气宇轩昂的建筑群、馆内丰富的藏书、齐全的设备、还有它漫长悠久的历史,让我霎时间明白为什么即便是地处这祖国的最南端,身在小小的乡镇内,和顺图书馆也能在世人中享有“举世无双”的乡村图书馆的美誉。

5月1号早上6点钟,我们在晨暮中告别了大理古城,去向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楚雄。

大理

在从腾冲到大理的路上,我们路过保山边防,车子停好后,上来三位边防人员查看我们的身份证和行李,询问乘客是从哪里来的,做什么的,还有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体验了一把平常只能在电视上看到过的边防检验后,我们被允许下车放松一下,这才发现,边防站旁就是横跨怒江的怒江大桥,想到桥的那边就是怒江洲,在那里,巍峨的碧罗雪山、高黎贡山,担当力卡山与在山间奔腾的澜沧江,怒江,独龙江一起构成了地球上最美丽的一个“川”字,那里有我神往不已的三江并流的奇景和比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还要壮观的怒江大峡谷,不久的将来,那里会是我的下一个目的地。

在大理下关,我们坐车进古城,一路上,大理白族民居建筑中白墙灰瓦飞檐的照壁就随处可见了,居民,厂房,寺院前,比比皆是,壁上大都书写着“紫气东来”,“宏扬国威”这类的语句。

到达大理古城的时间还算早,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找到住宿的客栈,解决晚饭,顺带找到一家旅行社定好了第二天游洱海的船票。古城内的客栈多如牛毛,如果是不非要住民居客栈,像我们找的这家外表像白族民居的客栈,地处主干道博爱路上,靠近南门,标间,24小时热水,大厅内有一台电脑可以免费上网,房间内有电话可以免费拨打国内长途,关键是还很干净,住宿一晚的价格只要30元/间,简直是太超值了。古城里的饭店酒吧也很多,我们找到人民路上一家叫“飘香”的小店,老板的绝活就是他自创的“飘香”菜,什么飘香番茄,飘香第一菜,吃过之后让我们赞不绝口,尤其是飘香番茄,我们同行中有一个自称是从不吃番茄的,尝过一口之后就和我们抢着吃了。大理游洱海的船有大游船和小游船两种,小游船是私人承包的,只能坐20几人,大游船是正轨旅游公司经办的,可以乘坐百来号人,乘坐的途中还可以欣赏白族歌舞表演和品尝三道茶,价格虽然贵点,但至少质量和安全是可以保证的,我们比较了几家旅行社后,最后在一家自称是中国旅行社在古城内的代办点内,以110元的价格拿下了原价142的游船票。另外要补充一点,古城内好像什么人都可以代理景点门票,游船票,甚至从大理出发到昆明各地的客运车票,上至正规旅行社,下至卖早点的老阿姨,中间还有客栈老板,特色小店的售货员,他们都能拿到所有跟大理有关的票子。不过对我们来说,来源多了,竞争多了价格也优惠了。

洱海

29号早上9点,我们在洱海公园的洱海码头,乘坐上了很多国家领导人都曾经乘坐过的大运号游船开始游览洱海。之前看了太多把大理描绘的如同人间仙境的介绍,想象中我应该看到的是蓝的出奇的洱海湖,白的耀眼的苍山雪,山下金黄色的油菜花和绿油油的豌豆田中,簇拥着古老的大理城。可是现实的情况无情的打破了这副美好的画面——洱海的水不蓝也不绿,不够清澈甚至还有些浑浊;早晨的雾气模糊了远处苍山俊朗的线条,除了偶尔飘过的;两朵白云,山顶上看不到任何白雪的痕迹……还好船上的白族歌舞表演很快将我们从这种失望的情绪中拔出,原本在船头敲锣打鼓欢迎我们上船的白族小伙和姑娘们,穿戴着亮丽的白族服饰,在台上卖力的表演着一出出欢快的民间歌舞,席间还为游人呈上了白族特色三道茶。一苦,二甜,三回味的三道茶,代表的是白族人的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他们招待朋友的一种礼仪。第一次品尝三道茶留给我的感觉就是:苦的还能承受,甜的却有些难以下咽,还是回味的最有味道。游船中间分别会停靠在小普陀岛和南诏风情岛上。小普陀是个小小的商业岛,环岛的路不肖1分钟就可以走完,只是路两旁密密麻麻的挤占着烧烤鱼虾的摊位,人群不时被烤鱼香味吸引,停下来和摊主讨价还价,使得原本就狭窄的小路更加拥挤,我们最终花了一刻钟环岛一游,上船的时候手里自然也拿满了小普陀的纪念品——烤鱼,它们打发了我们在船上等待着上另一个岛的时间。

小普陀

相比之下,南诏风情岛大很多了,岛上唯一的建筑是一家三星级的酒店,我们沿着石阶来到岛中央,酒店前后的广场上,分别竖立着白色玉雕的观音像和黑色铜制的本主段宗榜的雕像。如果我们都是遵规守俱的人,可能会原路返回按时上船了,偏偏我们一行人不想就这样简单的告别南诏岛,于是在返回的时候,我们沿着岛一侧的小路返回,当从高处走到湖边的时候,发现这里原来有一条安静的湖边栈道,栈道边,开得殷红的花朵,对岸美丽的别墅,根部浸在水中的绿树在水面上倒影着自己,南诏岛最美丽的一刻在此呈现。如此迷人的风景让人止步不前,直到游船大作的催客汽笛声才让我们从沉醉中惊醒过来,于是一路狂奔回到船上。

下午1点钟,游船停靠在桃源码头,码头的对面是蝴蝶泉景区。

蝴蝶泉

虽然知道蝴蝶泉边漫天飞舞,首尾相衔的蝴蝶群已经是传说的一部分了,但即便只是为了看一眼那泓清泉和那棵古老的合欢树,如织的游人还是络绎不绝的来到这《五朵金花》中闻名遐尔的定情地。我们也是,顶着正午的大太阳,算得上是长途跋涉得来到这里,人多的时候再泉边的观泉亭上遥看热闹的蝴蝶泉,人少的时候就赶快在美丽的蝴蝶泉边留下自己的身影。一旁的蝴蝶大世界可以弥补泉边没有蝴蝶的遗憾,那里蝴蝶的数量和品种都不多,但置身其中,也总算有了漫步在蝴蝶飞舞的季节里的感觉了。

喜洲民居

我们包的电瓶车把我们直接从蝴蝶泉拉到了喜洲中心的四方街,小小的广场很简陋,甚至有些破旧,当地人在这里摆满了卖小吃的摊子,当时我以为,这里可能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景色了。

四方街边有家正待修葺中的严家大院,我们买了5元门票进去参观,我才发现,我之前的想法有多武断,虽然院子还被脚手架包裹着,但掩饰不住白族人民在这栋建筑中所体现出来的建造才华和艺术创造力。它有着典型白族民居所有该有的特色,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五马转角楼,青石墙基,墙上一幅幅人物,山水,花鸟,书法的绘画,虽历经沧桑,至今仍清晰可辨;屋檐下多姿多彩的雕梁画栋;屋脊上破旧不堪却完整齐全的五角飞檐和重叠的斗拱。走到院落的最后,竟然出现了一栋白色的西式小楼,楼边的桑葚树下,落了满地颗粒饱满的紫色桑葚果,站在小楼三层的露台上,看到前院那风格炅异的白族院落。离开的时候,无意间在大厅的六扇门楣上发现了一首描述苍山的诗:苍翠极可爱,峨峨点苍山,十八溪为界,两峰夹一溪,峰峰染螺黛,平列十九峰(或许应该倒过来念才对)。

仍旧回到四方街上,我们随便找了家小摊坐下,犒赏了自己一顿喜洲下午茶,3元钱的喜洲破酥粑粑+2元钱的自选凉粉大杂烩+1元钱一大海碗的木瓜水冰粉,是我吃过最好吃最实惠的一顿了,尤其是那碗木瓜水冰粉,米粉做成小蝌蚪一般的大小,一颗颗的飘在橙色的木瓜水中,米粉嫩华,木瓜水爽口。

享受过喜洲的特色小吃后,我们往镇子的深处随意的逛,于是遇到了更多深藏其中的白族民居,它们有的从门口看就显得威严高大,有的却朴实无华,但都让我们看到了白族建筑的美感。镇子里的人家两三户的共同生活在一个院子里,四方的天井概括了他们每天生活的内容:洗涤,打扫,吃饭,嬉闹,休息,还有我们不经意的闯入。古稀的老人坐在房间的门口,看着自家的院子,也许正在回想自己在这简单的喜洲镇子里渡过的同样平淡而质朴的一生。

在喜洲小学的门口,我又吃到了物美价廉的特色小吃——豌豆粉,豌豆磨成粉状,加水煮成糊状,吃的时候将豌豆粉盛在碗内,在粉上淋一层蜂蜜,用小勺子挖一勺裹着蜂蜜的豌豆粉放在嘴里,那种糯而不腻的香甜口感让人难以忘怀,当然还有那一碗只要5角钱的价格也让我们大呼便宜。

离开喜洲镇之前,我们在镇外墙壁的宣传画上看见喜洲以后的改建规划图,说实话,图上显示的未来的喜洲有流水有小桥,俨然一个江南水乡的翻版,可是不知道到那个时候,现在喜洲吸引我们的这种平平淡淡的美丽是否还能存在,不由的感慨我们在喜洲变成下一个大理或者丽江之前就来过这里了。

崇圣寺三塔

崇圣寺三塔是我们今天的最后一站,这个大理的标志性建筑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一眼的。三塔景区门口前面的一个路口,因为正在施工,挡住了从喜洲开出来的面包车,我们必须步行通过一条很长的白色马路,才能来到三塔的面前。在沿着马路慢慢行走,越来越靠近三塔的过程中,我望着背靠着苍山的三塔由小及大,渐渐清晰,感觉到一千多年来,矗立在这里的三塔是如何守护着大理(南诏)过去的辉煌和曾经的苦难,而今,它注视着脚下如织的游人,也在观望着飞跃发展的大理,对于未来,它又会露出是么样的笑容呢?我们并没有花120大洋买票进景区,门口三塔齐全就是很好的取景处。

晚上还是到“飘香”店吃老板的特色“飘香”菜,然后在旅行社定了明天游览苍山的索道票,以前的旅游经验告诉我,任何地方的索道票都是不打一点折扣的,不过这个经验在大理是彻底作废的,80元的双程票子我们是55元/人拿到手的。

苍山

登苍山有感通寺和中和寺两条索道,我们选择从距离古城较远的感通寺索道上山,游览完苍山后,再从就在古城西门附近的中和寺索道下山。索道前的小路上,都是卖水果的小贩,樱桃,枇杷,油桃,水蜜桃,苹果,水梨,香梨……应有尽有,一问老板,居然都是苍山上自产的水果,老板热心切开每种水果让我们尝鲜,各个都是香甜可口,于是每种挑了一些,准备在游苍山的时候吃,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吃了太多樱桃,之后再吃那些原本很甜的桃子和枇杷,却没有一丝甜意了。

如果苍山只有那条13公里平铺直叙的玉带云游路,那么来过的每一个人都会大呼上当了,还好这条路将开头的苍山大峡谷,清壁溪潭,中间的七龙女池,末端的中和寺这些景点串连在一起,否则在烈日下在海拔2600米的高处徒步5个小时,任谁都是一种煎熬。

苍山平列十九峰,两峰夹一溪。还记得吗,这是我们在喜洲严家大院的门楣上看到的诗句。十九峰有着如诗如画的名字,比如云弄、沧浪,鹤元。苍山的溪也很有名。我们从感通寺索道上一下来,就来到了苍山十八溪中之一的清碧溪下潭,据说徐霞客在苍山游历的时候,因为抵挡不住碧绿清澈的溪水的诱惑,曾经在这里跌入潭中。我们沿着溪边的栈道向上攀爬,很快就看到了清碧溪的中潭,再往上,就是雄歭嵯峨的苍山大峡谷了。我们没有继续向上,而是返回玉带路。

在路上走了4.5公里后,我们终于到了七龙女池。

七龙女池被苍山十九峰中最高的马龙峰,和望夫云升起的玉局峰这两座富有奇幻色彩的雄峰夹歭在其中,传说是七位龙女的沐浴之地。七处潭水溯峰而上,池水一潭比一潭小,景致却一处比一处精致。我们沿着潭边巨石上凿出的石径从第七潭走到第一潭,赞叹着七处形状各异的潭水,陶醉在那或幽蓝或碧绿的潭水中。

下午3点半,我们穿过古城西门苍山门,回到了古城内。在客栈里休息到晚上6点,我们出发逛古城。

太多来过古城的人并没有给它很好的评价,认为它商业气息太浓,认为它没有了精髓。我眼中的大理古城,是一个很好的将旅游商业和平民生活结合在一起的地方。走在两条商业大街复兴路和博爱路的南段,你还看见各式扎染,小工艺品,特产的店铺,走进北段的时候,却都变成居民的日常百货店了;充斥着叫卖和吆喝声音的洋人街的旁边,可以是古城人民平时进行自娱自乐的活动的文化广场,两种不同的生活状态自然的融合在一起,一起组成了大理古城内如此这般的生活。

闲逛的时候有兜到天主堂,飞檐斗拱的建筑,穹顶上星月的图案,形成了一座白族建筑加伊斯兰风格的天主堂,这,也是一种融合。

楚雄

在楚雄客运站,我们坐上了到黑井古镇的车子。

黑井古镇

面包车开进黑井砖红的城门,开过五马桥,一直开到黑井镇中心的游客服务中心。我们打算先找号住宿的地方再开始游览,可这小小的镇子似乎只有一条行程不足5分钟的街道,找寻客栈的时候我们就把它逛了个来回,这往日辉煌的盐都不会就这样而已吧。不过我们吸取了在喜洲的经验,不能乱下结论。先放下行李,重新回到游客中心,下午2点钟,我们跟着一大批人尾随着游客中心的导游开始游黑井。

导游先把我们带到之前走过的那条街道后面的一个广场上(后来才知道这条街叫做利润街,因为早先黑井镇的居民都是集中在这条街上做些小买卖,现在仍是),广场上竖立着代表黑井发源和象征的黑牛铜像,旁边废弃的卤池边有着斜斜的盐井,井口背着卤水桶的工人的雕像生动的展示着盐井人的工作状态。

初步了解了黑井的历史后,导游带着我们爬上山,游览在半山腰的大龙祠,看祠内没有落款的雍正皇帝的题匾,听古镇的老人在云南境内最大的古戏台上吹奏遥远的古洞乐。接着导游又带我们走进了黑井镇首富,清代黑井第一大盐商的武家大院。还没走进去,大门那雕刻着龙头,凤凰和大象的斗拱组成的三重飞檐似乎已经在向大家说明这个院子的与众不同了。初初进得大门,还没看出这里有何蹊跷,在导游的指点下,才发现武家大院的是呈纵一横三的布局,四个天井,99间房和108扇门,是武家要以建筑的格局体现自己在当时整个盐业中的“王”者地位。精秀细致的后花园,在这股霸气中添了些灵动;而后院小姐闺楼下的戏台,索性在这“王”字中加了一点,成了“玉”;还有这前院明明是三层楼,到了后院却只有两层楼的格局也让我们好奇不已。

最后,我们坐着“得得”作响的马车,沿着一边是石榴树,一边是剑麻的土路,来到2公里外的古盐井作坊,看古人是如何利用简单的水车、茅草、土灶,熬制出让黑井享誉盛名的盐来。

一圈逛下来,已经是下午5点,我们找了家饭店吃晚饭。黑井产盐,人们习惯用盐腌制一切可以腌的东西,我们点的盐闷肠吃起来真的好咸;黑井的特产还有石榴花,因为季节不对,我们吃到的同样是用盐腌制过的,口感有些像湿的腌笋;唯一跟盐关系不大的特色可能就是黑豆腐了。豆腐并不黑,黑井人把豆腐表皮煎得金黄,可一口咬下去,里面还是香滑可口得嫩豆腐,所以这个豆腐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心太软”。

晚饭后,吃得有些饱的我们决定在镇子里逛逛,看看有没有被遗漏的地方。游客服务中心得地图上显示,从镇子的大门到五马桥这段我们因为坐面包车而错过的路上也有很多景点,于是走过五马桥,探寻我们还未发现的黑井镇。另一边的五马桥头竟然有一座节孝总坊,是当年慈禧太后下旨,为镇子里的几十个“节孝”的女子共同建立的,不知是不是因为黄昏,这座记录和见证了当年小镇历史巨变的牌坊显得格外沧桑凝重。总坊的背后有着静静的小巷,我们也安静的踱步其中,慢慢地,我们似乎也在静谧中沉淀了自己,前几日匆忙和奔波的心灵和身体在这条巷子里彻底的放松了下来,也更能细致的体味小镇想要讲述的流光岁月了。

巷子的中间还有一座诸天寺,大门是一座两层的殿阁,下层是天王殿,上层是钟楼也是鼓楼。我们进去的时候正好是晚课的时间,大殿内,寺内的师太在黄橙橙的烛光下念诵着**,采用漏雕形式的屋檐上透出大殿内耀眼的光亮,整个殿阁看起来好像被一层金光笼罩着,让人不禁肃穆。

我们找的客栈后面是龙川江,晚上,欢腾的江水仿佛成了催眠的节奏,帮我们很快进入了梦乡。

5月2日,我起了个早,要去爬据说是没来过就不算到过黑井镇的飞来寺。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爬了40分钟的山坡,途中经过了金泉亭,听淘亭和望江亭,终于来到了飞来寺。从寺内俯瞰,我惊叹着在两山之间的弹丸之地竟隐藏着一片这样的小天地。没有大理的开阔、没有丽江的繁华、也没有束河的精致,黑井这个分列在龙川江两侧的小镇子,让人想象不到这里曾经是那个远近闻名的盐都,如今也只留下了局促短小的利润街,厚重中又有着错综复杂的机巧的武家大院,还有有着沉重记忆的节孝总坊。这失落的盐都,在繁华落尽后,还原本色,在无人喝彩的岁月中,做回自己。

我也终于理解,为什么一定要爬上这飞来寺了。在这里,才可以看清在两山之间蜿蜒狭长的黑井镇的全貌。还有一条铁路横于龙川江上,贯穿整个镇子,时有列车轰隆着经过古镇。小小的黑井镇有自己的专属车站,我们要在这里乘火车到元谋土林

土林

上午10点50时,原本簇拥在黑井镇的人群一下都转移到了黑井火车站,大家的目的地大都是昆明或者攀枝花,像我们这样在元谋下站的并不多。中午12点,我们就到达了元谋站,在市内的客运中心买好了第二天到昆明的车票,吃了顿元谋特色中饭(干巴,生吃也很甜的玉米等),还吃了因为搬新馆而暂闭的元谋人陈列馆的闭门羹,最后,包车前往土林。

进入土林景区,我觉得已经不能用壮观,雄伟这类词语来简单的形容土林给我的感觉了。原始粗纩,苍凉蛮荒的土林,陈年累月经流水的侵蚀,形成了这神奇壮观,千姿百态的艺术结晶;有别于青山绿水,摒弃人间一切矫揉造作的稀释珍品。我们在如迷宫般的景区内穿梭了4个多小时,看20多米高的土林有的像冲天的长剑、有的似废弃的城堡、或者任何你可以想象的到的东西。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土林的景象总在不断的变化,但永远不变的是那种独特的苍茫和怪石林立的神秘感。黄昏的阳光照射下来,照在土林红、黄、橙等颜色得泥土上,色彩鲜艳得看上去就像倒映了天上的彩虹,这时的土林将天上的虹永远留在了这片大地上。

晚上我们住在景区内的宾馆内,想在第二天早上看看日出时的土林,可是最终我们没能看到霞光下的土林。

5月3日早上9点,我们从土林出发,返回昆明。 我们从土林景区转了三趟车才回到元谋县城:从景区坐电瓶车到所辖的物茂乡,从物茂坐面包车到黄瓜园,最后从黄瓜园坐面包车到元谋县城,每段行程大概都在30分钟左右,让我在赶上10:50出发到昆明的客运车之前,还能在附近的菜市场里买了一大带当地的甜玉米。乘车途中和健谈的司机胡聊着,初到元谋的一场阵雨让我们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我认为雨会遮住阳光,会影响我看到最美丽的土林景观;司机却认为在长年空气干燥、日晒强烈的元谋,一场雨会让天气变的凉爽,也适合观景。

在这些司机的眼里,他们是不会推荐游客到我们去的物茂土林(也叫虎跳滩土林),原因众多。他们一般会带游人到新华土林和班果土林:新华土林比较小和集中,不需要太多体力就可以看到各种形态的土林景观,而且附近的村子里有一个千年的酸角树,两三个人合抱也抱不住;班果土林大而分散,有着高达40多米的土林,很多人喜欢在空旷的土林里露营。这些,只能等到下次有机会再来体验了。

回到昆明的时候才下午3点,而我们乘坐的飞机是晚上7点的,在回昆明的路上我就已经计划好了如何打发中间的这段时间。客运车在黄土坡客运站停靠后,我们乘公车来到市中心,参观云南博物馆。博物馆一楼是特别展区,正在展出徐悲鸿有关云南的画作,二三层是常规展区,我从两楼开始参观。

我们向往的梦境般的香格里拉、世外桃源般坝美村等地的起源究竟是什么,二楼的展区就是告诉人们这些的;三楼大量陈列了从大理崇圣寺三塔下出土的珍贵文物,还有详细的背景介绍弥补了我们没有近距离仔细游览三塔的遗憾。

参观完博物馆后,本来想要到附近的尚义街花市场买鲜花的,却被告知尚义街已经搬迁到很远的地方了,而就在眼前的景兴街花鸟市场只卖鸟不卖花,只好作罢。好在博物馆所处的热闹的五一街随时能带给我惊喜,无意间找到一家昆明的特色老店:民生老牌涮菜店。说是涮菜,实际上卖的都是昆明的特色小吃,各种饵块炒烧烤饭应有尽有,价格便宜的让我每种都想尝试一下。我点了垂涎已久的豆花米线,虽然有点辣,但就像店内的宣传写的那样“二十年的老店、老昆明的味道”,我吃到了让我回味的老昆明的味道。

时间终于来到我必须要离开的时候了,虽然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来到云南了,但美景众多的云南还会让我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的回到这里,所以这是我永无止境的彩云之南。

评论 共0条 显示当前5查看全部
留言内容
游客称呼 联系方式 验证码: 点击换一张
畅游云南线路定制,请在线咨询或者拨打13888842262

云南旅游线路分类检索

按景区分类

按主题分类

按行程分类

云南旅游景点推荐

游记攻略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特色-最佳旅游时间 西双版纳地区属于热带雨林气候,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四季温暖宜人。最佳的旅游时...

云南人文

大理白族祭鸟节 远古的时候,云南鹤庆大干山的歌泉边,有个长满野枇杷和杜鹃花的小村子,叫黄郁坪...

云南旅游信息网客服